谈谈初中物理归纳教学

  • 文章
  • 时间:2019-03-11 21:48
  • 人已阅读

李益4~89字君虞祖籍陇西狄道今甘肃临洮。自九世祖李承起迁居洛阳世为山东大族李益生于盛时长于乱世。但倾心苦读博览群书大历四年于东都洛阳登进士第六年帝制科讽谏主文释褐授郑县主簿。但如同大多数唐代文人科举之路并未给命运带来显著转机于大历九年辞职愤而从军走上功名只向马上取的道路。先后为凤翔陇右节度使、朔方节度使、幽州节度使、振武节度使、幽州节度使幕府僚属。文宗太和元年以礼部尚书致仕太和三年前后卒。有《李益集》《李君虞集》传世今存诗一百四十余首《全唐诗》编为二卷。 李益生于玄宗天宝七载戊子48。君虞长始八岁燕戎乱华。[]卒于文宗太和初太和初以礼部尚书致仕卒。[]李益跨玄宗、肃宗、代宗、德宗、顺宗、宪宗、穆宗、敬宗、文宗九朝见证了唐王朝由极盛到破败的百年沧桑。李益也是有唐一代出塞最久的边塞诗人出身二十年三受末秩;从事十八载五在兵间。[]在外时间久因此也是创作边塞诗最多的边塞诗人。显存其边塞诗多达五十多首是其他创作边塞诗歌的世人所不能与之相比的。李益现存的边塞诗丰富多彩全面介绍了将士出塞生活的每一细节我们由此可以读到大唐生活的方方面面。 《边思》中腰垂锦带佩吴钩走马曾防玉塞秋。莫笑关西将家子只将诗思入凉州。李益这个抱着对时代美好希望却又似乎被时代抛弃的落寞关西将家子感慨着那次防御门关之秋的景象。再强大的军队阵容再浩瀚的军队气势似乎也掩不住中晚唐逐渐沉沦的光景。安史之乱乱了唐朝兴盛的景象乱了军心乱了民意却兴盛了吐蕃的气势。挫败中的唐王朝不得不在金秋时节抽调大量兵力保卫京都高秋肥马吐蕃数寇唐岁调关东之兵屯京西以防之谓之防秋。[4]破败的唐王朝仍旧是利益为代表的少数有为青年志士心中的希望看尽大唐的利益心中早已失了悲哀渴望建功立业有一番作为的他将自己的豪情壮志汇入诗中虽是防秋豪壮气象依旧。故俞陛云称赞此诗在塞下诗中别开格调。[] 又如在《塞下曲》中伏波惟愿裹尸还定远何须生入关。莫遣只轮归海窟仍留一箭射天山。此诗连用三个典故伏波将军马援曾言为保卫国家宁愿马革裹尸而归;定远侯班超为国家安定尚不惧死;征西将军薛仁贵三箭定天山使得敌人下马臣服。李益的真性情在此诗中暴露无遗用几个典故将诗人渴望建功立业、拯救国家的美好意愿深深刻画在诗中慷慨激昂目空万物。李益就是这样不拘泥于现状不颓废于唐王朝的哀伤耻辱中。怀着对敌人斩尽杀绝的高昂志气利益写下这首气势震天的《塞下曲》。 《夜发军中》突如其来的夜战边马枥上惊雄剑匣中鸣。半夜军书至匈奴寇六城。中坚分暗阵太乙起神兵。出没风云合苍黄豺虎争。今日边庭战缘赏不缘名。战事中多是夜晚来袭沉沉夜幕偶尔孤鸣正是军队稍有倦怠之时。此时匈奴大举进攻然而训练有素的边疆军人从容有序在紧张的战事中淡定自信英勇抗敌。只是诗尾一句缘赏不缘名流露出极为现实的思想不再是盛唐时期的浪漫情怀也不再有着那么多不切实际的想法抹去了天真与单纯更多的是时代赋予他的现实与理性。 此时的李益破别而不加隐晦的建功思想充斥着他的头脑。这种建功思想的目的甚者也在他的送别诗中有所体现如《送柳判官赴振武》边庭汉仪重旌甲似云中。虏地山川壮单于鼓角雄。关寒塞榆落月白胡天风。君逐嫖姚将麒麟有战功。此诗少了败落的大唐给予诗人的颓败心情多了些对友人的勉励而诗末又是借勉励友人直抒自己对建功的渴望慷慨霸气志气昂扬。 在他的《赴邠宁留别》中他写道身承汉飞将束发即言兵。侠少何相问从来事不平。黄云断朔吹白雪拥沙城。幸应边书募横戈会取名。李益身承汉飞将这种出身本就给了李益渴望建功的远大志向。在大唐诗中建功和任侠往往密不可分有了强烈的建功意识又会促使诗人任侠意识的高涨李益只为追求自我实现自我横戈会取名。侠气在一个侧面不断击打着李益追求功名的内心李益便将这种心情无限放大侠气五都少矜功六郡良。李益深谙虎父无犬子的道理更何况他并不愿成为那孱弱的犬子他的这种豪情壮志弥漫在他整体的诗歌创作中。尽显大气。许学夷曾表示李益在大历以后而其诗气格有类盛唐者乃是其气质不同非有意复古。[6] 从先唐边塞的创作看建功、任侠、报恩主题往往三位一体、密切联系但李益的边塞诗除表现建功意识及豪侠义气外似乎更强调报恩思想。[]建功的目的便是报恩当一个人享受过国家恩泽又阅尽其盛衰他内心怎能不怀有浓浓的爱国情怀呢?况李益出身虎门出身二十年三受末秩;从事十八载五在兵间侠少豪情愈重渴望以建功来报效大唐如《再赴渭北使府留别》结发逐鸣鼙连兵追谷蠡。山川搜伏虏铠甲被重犀。故府旌旗在新军羽校齐。报恩身未死识路马还嘶。列嶂高烽举当营太白低。平戎七尺剑封检一丸泥。截海取蒲类跑泉饮鸊鹈。汉庭中选重更事五原西。李益自身本具有的侠少气质使得他结发逐鸣鼙几十年的军旅生活又使得他望以建功立业来报效国家报恩身未死识路马还嘶他语气悲壮深沉为报国而献身的思想横贯全诗又如他的《轻薄篇》少年但饮莫相问此中报仇亦报恩。这都是他渴望建功与报效并举的直言感发。 李益渴望建功所以他从事十八载五在兵间。尽管同大多数行走在兵间的臣子一样对朝廷与时代有着诸多不满但李益的出身何其天生的诗人气质使他对眼前这虽荒芜的黄沙有着无限的憧憬这不能不说是李益心中对建功的希望起了极大的作用。他所描写的边塞军人生活是多方面的、多层次的无论情调如何都能让读者强烈感受到诗人对生活的热爱和对真善美的追求。[8]一个人只有真真的热衷于某一事物才会对这一事物如此关注而这种关注背后一定又有一个强大的动力驱使着他。恰如李益对军旅生活的观察如此细致入微表现了他对军旅生活的热爱这种热爱又是源于他渴望建功的内心。如《暖川》胡风冻合鸊鹈泉牧马千群逐暖川。塞外征行无尽日年年移帐雪中天。诗人长期驻守大唐边疆日日与匈奴打交道掠过战争大家不过都是一个个渴望太平盛世的小老百姓罢了牧马千群逐暖川北方的游牧生活倒也安逸无奈塞外征行一去便是无尽日李益对塞外民生兴趣的背后实则也流露出对和平盛世的向往而达到和平只有平定战乱这便又回到建功立业报效祖国的主题上。诚然李益对建功立业如此执着的目的亦是有着富足的生活波澜不惊的日子他的这种心态随着他质朴的笔触注入诗中。 事实上李益终究是凡人终究也只是一个经历了太多世事的朴素诗人罢了他又怎么可能失了那种大时代背景所赋予的悲情主义他不过是将这种悲愤融入诗歌之中昂扬起斗志激励人心用自己特有的写诗的方式表自己决心诉说渴望建功立业的迫切心境同时亦勉励他人。 的确李益是凡人一句缘赏不缘名透出极为简单极为现实的单纯目的在他的《五城道中》中他写道来远赏不行锋交勋乃茂。未知朔方道何年罢兵赋。直言朝廷黑暗指责其有功不赏这样的结果谁愿徒劳卖命。李益仅仅只是这样一类人的一个代表而已渴望建功立业而后衣锦还乡过上富足生活。这是特定时代赋予他们的共同特征。 然而李益却是恨着游牧民族的恨他们的强大恨他们的平静生活。因为在他的眼里他只看到了在水深火热中徘徊的大唐人民同边疆游牧民族的安逸相对比李益更是对他们恨之入骨。而在边塞时间久了便也了解了其实人民都是渴望和平安逸的。燕歌未断塞鸿飞牧马群嘶边草绿。这样的生活更加激发了李益渴望有一番作为的信念有朝一日莺歌燕舞那才是利益心中的梦想。 参考文献 []李益《从军诗序》[]席启寓《唐诗百名家全集》[]苏州琴川书屋年。 []刘昫等《旧唐书•李益传》[]北京中华书局9年。 []李益《从军诗序》[]席启寓《唐诗百名家全集•李君虞诗集》[]苏州琴川书屋年。 [4]司马光《资治通鉴•代宗纪》[]《四库全书》本台北商务印书股份有限公司986年卷一百二十四。 []俞陛云《诗境浅说续编》[]《中华大典•文学典》[]南京江苏古籍出版社99年。 [6]许学夷《诗源辩体》[]《四库全书》本台北商务印书股份有限公司986卷二二。 []王应明《李益研究》[]成都四川出版集团巴蜀书社4年。 [8]王应明《李益研究》[]成都四川出版集团巴蜀书社4年。 杨坤女内蒙呼和浩特人现就读陕西理工学院文学院中文9班。本文指导教师系文学院教师宫臻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