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冠希被曝在美国依旧放荡发言人:他又没坐牢

  • 文章
  • 时间:2019-03-11 21:48
  • 人已阅读

作为继徐克、吴宇森之后香港电影最成功、最具影响力的导演杜琪峰以其独树一帜的个人风格饱含主体意识迷失、凸显命运独大、人生变幻无常、充满偶然性的精神寓意开创了银河映像的辉煌时代。在此由电影入手全方住、较为细致的探讨杜琪峰影片的文化内涵及精神走向。 关键词杜琪峰;文化内涵;精神走向 一、杜琪峰电影的定位、角度和影响 作为一个成长于香港著名的三不管地带九龙城寨自幼便跟随父亲在东乐戏院工作其间观摩了大量西片尤其是动作片和西部片并深受日本大导演黑泽明电影创作理念、镜像风格影响杜琪峰自然而然地形成了一种独具特色的对英雄形象的塑造能力和对命运独大、偶然频发的迷恋的影像创作观。 相比较于徐克在美国学习电影制作的经历和王家卫香港理工学院美术设计系毕业的科班背景杜琪峰更像香港本土培养的草根导演的代表。岁就进入被称为香港电影少林寺的无线电视台98年到99年从事多部收视率极高的经典剧集和商业电影的编导、监制和导演的工作经历使杜琪峰谙熟商业电影的拍摄规则技巧熟练掌握了不同题材、不同手法电影的制作方法。所以九十年代后期香港电影日渐衰弱的时候年过不惑之年的杜琪峰却进发出前所未有的创作激情。他与一班志同道合的朋友成立了自己的电影公司银河映像。从那时起杜琪峰的电影创作渐入佳境。他和银河映像的创作班底一起凭着对电影的无比热爱以严谨的制作态度、圆熟的电影技法制作出一系列影像风格鲜明、黑暗凌厉、极富活力与创意的作品使评论界对香港电影的未来产生新的希望。 通过对杜琪峰电影的文化含义研究可以发现杜琪峰电影实际上己经成为香港电影乃至香港文化在后工业化和回归性社会的文化符号和独特景观。深入解读杜琪峰电影的文化含义和精神走向可以全方位、多元化地观照香港回归前后的香港社会、香港人的文化心理及香港电影的变化。 二、杜琪峰电影的文化内涵十个大佬九个坎坷反英雄化的精神走向 当同时代的徐克、王家卫的作品已经作为经典被写进电影学院教课书的时候杜琪峰出人头地的时代才刚刚来临。时逢9亚洲金融危机扫荡全港面临回归大限人人自危经济过快增长的后遗症一一爆发。在金钱社会的影响腐蚀下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变得日益冷淡疏离一切好像都变得不是那么明确和清晰而是变得模糊而冰冷。而传统香港英雄电影中英雄们信奉的道义和公理离现实世界也越来越远也越来越遥不可及。在经济凋零和香港回归后暂时失去精神母体文化而产生的身份缺失感的双重夹击下杜琪峰的电影和电影中的主人公走向一条反英雄化的后现代的精神文化策略之路。 一对传统英雄世界的质疑后工业社会的迷失与无奈 进入9年代末期的香港经济速度放慢伴随着回归后精神文化的迷茫与缺失原有的意识形态逐渐消解电影文化语境的创作不可避免的受到了后现代主义的影响。与现代主义确立主体和主体性不同后现代主义解构了、消解了主体性。后现代主义否认本来意义上的形而上学否认本体论否认有世界的最终本原、本质存在否认基础…‘原则等问题。随着后工业文明的发展主体越来越失去了自主性同时还忍受着内外的压力而产生的焦虑、苦闷、彷徨、忧郁、孤独、无助只能随波逐流无所适从。 在吴宇森式的传统英雄片中英雄们虽然身处黑道却毫无疑问是影片中正义的代言人、公理的化身。传统电影中的英雄们为人豪迈潇洒行事光明磊落充满了香港经济腾飞年代人们特有的自信与朝气。他们信赖的道德标准非常清晰盗亦有道这是八十年代传统英雄片不可撼动的标杆。而杜琪峰仿佛是生来的悲观论者他从一开始就怀疑这种想法的可行性。 杜琪峰电影中的英雄既不能像吴宇森式的英雄一样义薄云天、大义凛然坚守自己作为传统英雄符号的道德底线和行为准则又无法完全放弃做英雄的梦想干脆做个彻头彻尾的碌碌小民所以他们只能在日益冰冷无奈的社会大潮中随波逐流继续迷茫。他们挣扎在昂扬的梦想与灰暗的现实之间纠结于原则的改变和世道的变迁之中苦苦寻找新的定位。例如《一个字头的诞生》影片采取三段回环式的叙事结构以一只滴答作响的手表特写镜头作为时空转换的叙事媒介物使刘青云饰演的主人公黄阿狗经过三次时光回转才能实现成为英雄的梦想第一次闪过滴答作响的手表特写镜头后黑道人物黄阿狗和一帮立志干一番大事业的黑帮小弟到湛江偷运走私汽车结果时运不济客死他乡;第二次滴答作响的手表再次出现前面窝囊软弱的黄阿狗突然变得坚毅决断胆识过人在接受吴镇宇饰演的阿猫请求后前往台湾做杀手。在经历了一番曲折后终于以重伤之躯赢得了江湖大佬的认可坐上了老大的交椅;第三次出现了两次的手表特写切入画面黄阿狗在街边的算命摊旁算命命理师告诉他有两种选择何去何从到底黄阿狗会在人生的岔路口选择哪一条道路没有最终的答案…… 影片以幽默而苦涩的方式表明了后工业社会语境中英雄的尴尬处境英雄不再是以前那种快意恩仇、潇洒倜傥的江湖过客而是活在社会底层的尚对江湖梦想怀有一丝憧憬的普通个体。在影片中梦想即使最终实现也是以个体几乎被消灭作为代价的。个人毁灭性的奋斗尽管换回了看似辉煌的地位但传统英雄的骄傲感和自豪感却像脆弱的薄片玻璃一样一戳就破完全没有昔日英雄功成名就时的意气风发和春风得意。在杜琪峰的另一部电影《再见阿郎》中那句刘青云不无自嘲意味的口头禅十个大佬九个坎坷更直接地表达出杜琪峰对传统的传奇化英雄们的质疑和否定。 二命运无常的灰暗主题宿命论与偶然性 佛教认为世人过去之世皆有生命辗转轮回故称宿命。宿指宿世、过去世;命指生命。宿命的意思是指一切众生在过去无数次的轮回中曾经历各式各样的生命形态。一切都是早已被注定了的命运独大世事无常人不胜天世间充满了偶然性和偶然性引发的必然性。佛经有云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便是对宿命的最好诠释。 相较于传统英雄片的主题英雄选择命运英雄的死往往是为了为兄弟情义、天理公道的正义之死;杜琪峰的电影主题却往往是命运选择英雄英雄难逃一死的宿命论调。命运难测普通个体只能听凭它的摆布一步一步小心翼翼的向前走步步惊魂每秒钟都有变奏的可能。就像刘青云在《暗花》中对梁朝伟饰演的警察所说 我和你就像这个弹球弹到哪里什么时候停都是身不由己。在影片中原本凶悍霸道的警察梁朝伟在强势的命运面前彻底失去了警察身份给其带来的优越感和话语权只能和刘青云饰演的杀手在命运的代言人洪先生的布局下上演猫捉老鼠的桥段在一场毫无生存悬念的游戏里不顾一切争夺残存的生存机会。刘和梁都是受到命 运摆布的可怜虫只能被动地接受一切没有机会也绝对不可能扼住命运的喉咙对命运实施反击而且对命运的反击也只有一个结果悲惨无奈地死去甚至连收割自己生命的人的面目都不知道!人定胜天的豪言壮语在杜琪峰的电影里往往是垂死之人的虚张声势显得脆弱而可笑。这种一以继之的悲观论调反复出现在杜琪峰的电影中展现出了杜琪峰所持的悲凉人生态度。 存在主义之父萨特曾经说过我的存在是偶然的任何偶然性不是一种假象不是一种可以被人消除的外衣;它就是绝对因而也是完全没有根据的。而杜琪峰的电影也一再的将这种存在主义的经典理论运用和放大。例如影片《非常突然》以任达华和刘青云为首的六名警员在成功击毙一伙抢劫金铺的悍匪后却十分偶然地遭遇了三个原本胆小如鼠的小毛贼而原来只有轻武器的三个毛贼却又机缘巧合的得到了纪律部队才装备的重火力武器。一场偶遇的枪战过后曾今面对悍匪都毫发无伤的警员们却倒在了三个小毛贼的枪口之下。于是偶然因素在影片的叙事达到最大的发挥几乎代替事物发展的规律成为必然性无数的偶然性集合拼凑在了一起更是凸显出一种命运独大的悲剧宿命主题。 三正邪对立淡化人性化、真实性与复杂性 在传统英雄片中正邪的对立是清晰可辨的。无论黑道还是警察区分正邪的标准就是情义重情重义的人是堂堂正正的正人君子而背叛情义的人则是为众人所不齿的无耻小人。但在杜琪峰的电影里面命运的残酷已经超越了人所能控制的范围。人性的对比已经不那么明显了。在其中后期的作品里杜琪峰习惯于深入人物内心世界刻画人物真实的精神状态。是故他并不回避英雄身上存在的缺点也很少将反面人物简单化、脸谱化所以很难在其影片中找到一条清晰的正邪对立的分界线。 由于情义在杜琪峰的电影里已经非常弱化甚至有些捉襟见肘自然无法成为衡量人性善恶的标杆。而杜琪峰对于人物内心世界的深入挖掘使他的电影必然展现人物的不同侧面。以正或邪简单地对杜琪峰电影中的人物进行评判显然失之偏颇。就像《》中的沙展任达华为了同事肥沙置警队的纪律于不顾帮助肥沙隐瞒丢枪的事实并用极端的方式向线人逼供就完全丧失了其作为警察的身份认同和职业道德与其说任是警察倒不如说他是披着司法外衣的黑道大哥更为合适。 即使对反派人物杜琪峰也很少以类型化、脸谱化的方法来塑造他们的形象。例如《大事件》中与警察上演资讯、枪火、心理三位一体式警匪大战的悍匪任贤齐就给人一种耳目一新的感觉。不同于传统电影中残暴、粗野、头脑简单的匪徒形象任贤齐饰演的悍匪更加智慧、更加人性化也更具有真实性。杜琪峰在塑造这个匪徒形象时赋予了其更多的圆形人物的特质。杀戮不再是任贤齐饰演的匪徒对付警察的唯一方法仁慈的对待人质并将和人质一起温馨共进晚餐的视频传播到网络赢得公众的好感成为任贤齐对抗警察的有效途径。而放下手中杀人的手枪系上围裙拿起铁铲炒菜的桥段也将悍匪也是普通人的简单哲理有趣的表现出来。尤其任贤齐说其实我小时候的梦想是当警察时那副认真的神态让人不禁莞尔一个真性情、貌似有点小可爱的雅痞匪徒形象便深深地刻在了观者的心中。直到任贤齐倒在张家辉饰演的警察的枪口下时我们还对其产生一丝惋惜全然不知自己己陷入到杜琪峰有意编织的斯德哥尔摩情境之中。 对于反派人物杜琪峰有时还会表现出几分同情显示他那种悲天悯人的情怀。就像《枪火》中王天林饰演的肥祥杜琪峰并没有直接表现他如何处心积虑、如何阴险的谋取江湖大佬的地位而是以被抓时他那终于轻松下来的表情和一句搞那么多事无非为了吃一顿饭揭示出后现代生活对于所有人的压迫将一个在后工业社会中追求自己人生价值心理被扭曲的江湖人物的真实心境表现出来。《真心英雄》中的两个老大虽然毫无信义可言但是在影片中他们身处江湖血腥厮杀当中时刻都如惊弓之鸟、丧家之犬完全没有以往电影里反派人物那种嚣张和狂妄有的只是人在江湖的身不由己和每天在刀口上讨生活的无奈辛酸。 当正与邪的对立越来越黯淡英雄安身立命的基准又该如何判定?在面对真实生活和残酷命运双重打击的时候又有几人能真正做到淡泊名利舍生忘死?也许现实的呈现人物面对茫茫江湖的真切感受再现江湖人物的人性复杂与无奈才是杜琪峰所向往的英雄世界吧。 共页上一页下一页